相关内容

【2021】图南名师系列|那个整天拿着保温杯的卢“大爷”,竟是图南最年轻的教学副校长?



2009年的时候,我在南宁认识了虎哥(伍文虎校长),当时我才高二,刚刚开始接触美术,也没想过到省外集训。


学了一个学期之后,我对美术高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觉得自己可以拼一把,于是高三的时候就到北京集训了。


△卢老师北京求学时的环境


北京的冬天真的好冷,那时候我们的环境是比较艰苦的,不像现在有暖宝宝、保暖衣什么的,一件马甲就过了一个冬天,觉得冷了就喝热水···特别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们八九个人睡在大厅的大通铺,大门还是漏风的,然后洗澡也特别不方便,我们那时候实在不方便就洗冷水。


△其实春夏秋的卢国思老师还是很“年轻”的


△到了冬天,卢老师对羽绒马甲十分执着


不要看我穿的灰土土的,最重要的是暖和、耐脏,还方便画画,靠这一身装备,我才能健健康康的度过北京的寒冬。


生活上的艰苦,最后都化成了学习的动力。我毛遂自荐做老师的小助理,每天画完画之后,帮着老师收集同学们的作业,老师给同学做点评的时候,我就跟在后面做笔记,每天最晚离开教室。


△卢老师堆的雪人,是不是有点像他本人?


宿舍和教室之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,有一天晚上下了一场好大的雪,我和往常一样走回去,没走到楼下呢就被一团雪球击中了,我一看原来是同学们在打雪仗堆雪人呢,那个晚上我们玩到很晚,当时集训虽然苦,但却是一段非常非常难得的经验。



△卢老师参与出版的书籍


 出书不是一拍脑门就出来的决策,在考入中央民族大学之后,就有学弟学妹们找到我,希望我能推荐教科书给他们。没想到我跑完北京几个图书市场,居然都找不到适合的书籍。


当时市场上的话,其实关于美术高考的书的很少的,系统性的速写书更是少之又少,即使有也是很久以前出版的了,不管是技巧还是审美,早就已经过时了。


不能阐述速写这个科目审美需求的书,就是不合格的教科书。我和虎哥、文榜说了这事儿之后,经过商量,就开始着手出版的事情。


△出版书籍不容易,开会、改画往往持续到深夜


万事开头难,在收集素材这一阶段,我们就花了大半年的时间。找作者、挑稿子是最难的,有时候稿子他画十几二十张,我们可能就挑一两张,而这两张不是马上就能挑出来的,我们会根据稿子的具体情况提出意见、调整方向、反复修改,过程特别繁琐,幸好得到很多作者的支持和理解。


△出版社环境,墙上贴满了参考图


因为那时我还在读大学,白天要上课,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完成的。收集完作品之后,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安排出书,书籍的排版和设计我通宵半个月就肝出来了。现在知道为什么我看起来那么“大爷”了吧?其实是之前“透支”了。




作为老师,我认为为人师表最重要的就是言传身教,三观一定要正,然后在教学上下功夫,把学生教好。


实不相瞒,这两年带校长精英班,我压力其实不比学生小。因为经历过求学的苦,我在教学的时候会对同学们十分严格,要是遇到意志不坚定、抱着侥幸心态学画画的同学,我就会去更加严厉,比如让他们反复画一张画。


△正在反复练习的同学们,加油


“重复的力量是伟大的!”这句话从我开始教学就说到现在,但这话不是说让同学们去复读,而是一个口号,也是学画画唯一的“技巧”——就是重复画一张画,重复改一张画,一直在重复画画的一个过程,也是磨练他们意志的过程。


▽卢国思老师的学生回来给校长送锦旗啦!

△苏玲玲:录取中央民族大学

△黎张祎:录取中国人民大学


每个同学都是一块璞玉,能够下定决心来图南学画画已经很不容易,如果因为我的原因,让美玉变石头,我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,所以我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的教学生涯中。
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0773-3381588